第七大道

新聞活動

返回列表

第七大道總裁劉子靖:八年重生,七道歸來

來源:超好玩 時間:2016-01-27 10:38:00

   2016年1月,第七大道迎來了自己的第八個生日。如果以從暢游回購為節點的話,它在這新的一年里也正式步入了新的輪回。

  說起來,第七大道一直是頗具話題性的公司。如果簡單羅列一下的話,不難發現那些曾被業界關注的話題,構成了其過去七年的歷史,也從側面見證了頁游時代的變遷。

  與其他借著頁游爆發東風興起的公司一樣,2008年,曾蝸居在深圳南山區幾十平民居里的第七大道,通過《彈彈堂》這個產品一舉成為頁游時代最引人注目的黑馬,并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里保持著市場占有率最高的頁游研發商這一位置。 

  然而與其他頁游公司不同的是,2011年,仍在上升期中的第七大道被暢游所收購。其時,這一消息可說震動業內。有一種令人惋惜的說法是,暢游用通過合作商第七大道掙的錢,收了第七大道。也曾有一些聲音認為,這是第七大道賣殼套現洗手不干了。不過,很快金牌制作人胡敏(業內稱“老爺”)用第二款流水過億的產品《神曲》回應了這種說法,也再次證明了自己和公司的價值。

  可惜的是,無論何種原因,第七大道與暢游的聯姻最終沒能走到盡頭。而在這錯綜復雜的關系里,初創元老陸續離開,第七大道在《神曲》之后也沒能再出現奇跡。2014年,暢游計劃出售第七大道,以及業內爆出第七大道前COO孟治昀準備回購的消息,也引得一片嘩然。誰也不清楚,第七大道究竟要走向哪里,成為什么。

  直到2015年,在第七大道的第七個年頭,隨著老孟回購的塵埃落定,老將陸續回歸,胡敏的新作《符文英雄》曝光等一系列消息,第七大道才仿佛走過了一個輪回一般,開始尋覓新的生機。

  在與第七大道總裁劉子靖的對話中,龍虎豹亦能清晰地感受到,這家歷經成功、被收購、回購的老牌游戲開發商,透著一股想明白之后的成熟與穩健,再次回來了。

u8.jpg

  擔當第七大道戰略規劃的劉子靖這樣總結戰略考量的三要點:“第一,當前市場階段如何;第二,有沒有形成行業壁壘;第三,我們擅于做什么。”這三點,恰恰也是龍虎豹采訪他對于第七大道未來規劃的總結。

  在劉子靖眼里,當前市場并非沒有壁壘,但這絕不是研發商之間的壁壘。在騰訊、網易占去七成的市場空間里,除了對于騰訊本身所具有的在用戶層面的絕對優勢外,僅在游戲開發這一點上,劉子靖也表現出“可以一戰”的態度。從市場層面來講,越來越被行業內青睞的重度游戲,以及仍具備大量用戶隨時可能殺出黑馬的輕度休閑游戲,正是第七大道所擅長的。做“精品游戲”是龍虎豹與諸多開發商交流時聽到最多的一句話,可比端游時代的“我們要成為下一個暴雪”。但真正能拿出精品游戲的,卻屈指可數。而《神曲》與《彈彈堂》的背書,足以證明第七大道堅持“打造全球精品游戲”這一核心并非虛言。

  但有一個事實,是無法繞開的,即是擁有大量研發與海外發行經驗與資源的第七大道,在手游領域還太年輕。年輕到沒有在手游市場驗證過自己,沒有在紛雜混亂的渠道里走過一圈。但劉子靖仿佛并不擔心這一點。究其原因,一是第七大道并不擔心自己,這種不擔心源于非常實際的根由:目前第七大道頁游的流水加起來一個月仍有過億人民幣,根本不用擔心明天去哪兒吃飯的問題;二是產品方面有胡敏帶隊,龍虎豹不敢妄加評論說老爺出品必屬神品,但可以保證的是最基本的產品品質是高于平均標準之上的,這一點毋庸置疑;三是當前的市場階段與第七大道的核心理念正好相符,前者對優秀內容有強烈的渴求,后者做過也在做著以品質示人的產品。即便不設想太多太久,僅是《神曲》、《彈彈堂》兩塊金字招牌,已是令多家發行商趨之若鶩、爭先恐后了,遑論這背后牽扯到的既有用戶群體與市場。

  然而正如劉子靖在采訪中講的那樣,第七大道需要通過實際的結果來證明自己,證明這新的輪回中自己有能力躋身于手游市場前列。但似乎關心七道的人也并不用為此而擔憂,除了在戰略上考慮的清晰透徹之外,第七大道不但有在手游領域一戰的決心,亦有一戰的資本與自信。

  米爾科·曼徹夫斯基在電影《暴雨將至》里有一句臺詞:“群鳥銳聲逃過黑色的天空,人們沉默著,我等得血都疼了。”龍虎豹以為,這用來描述第七大道在漫長坎坷的等待里醞釀著再次證明自己的狀態再合適不過。 

  以下為第七大道總裁劉子靖采訪實錄:   


 龍虎豹:第七大道這是第八個年頭,經歷了一系列的變故后,我覺得算是經歷了一個輪回,這次要重新出發了。


  劉子靖:對,大家都知道,我們之前遭遇了一些資本上的變化。另外,業務本身就是在過去的兩、三年中,也慢慢落于平凡。今年剛好是8周年,我們又重新掌握了命運,你可以看到:首先雖然業務遭受了一些影響,但是業務的整個基本面都還非常好。無論是海外的老產品的流水和利潤,各個方面在國內廠商中都還是占先的;其次是七道為未來布局的事情也都在有條不紊地準備著。

  8周年之后的新輪回,你能發現七道無論是公司的戰略布局,各個業務方向,還是公司核心員工都更加明確和穩定。在既有的良好盤面上,我們樂觀地去積極改變和布局。我們希望能超越過去8年里塑造的輝煌,再做一個兩個甚至多個8年。  


 龍虎豹:剛才提到支撐著第七大道目前盤面那些老產品,現在情況是什么樣?


  劉子靖:最有名的兩款產品是《神曲》和《彈彈堂》,這兩款產品在海外市場現在還是排在最前面的。神曲目前還是排在第一的位置,在海外市場,現在一個月還有接近過億人民幣的流水。《彈彈堂》每個月也還有個幾千萬的流水。說得不謙虛點,這兩個游戲算是頁游里的傳奇吧。究其原因,七道一直都在做這種精品游戲,生命周期也都非常長。  


 龍虎豹:剛才還提到了人員構成,除了老爺等核心成員的回歸,這個班底還包括哪些人?


  劉子靖:是這樣,除了核心管理層外,現有的核心成員都是在七道做了很多年,有豐富產品經驗的伙伴。像策劃、美術中最核心的那幫人都還在。另一方面,七道現在要開展新的業務,特別是今年加大布局力度的手游產品。所以做手游業務的人才引進我們最近也在做,陸續有很多厲害的伙伴加入,同時我們希望能招募到各個業務方向上的大牛。  


 龍虎豹:所以這也是你提到的七道既有的盤面非常好的根由吧。那我們來聊聊七道未來在產品上的布局,除了老爺現在做的《符文英雄》之外,還有什么新產品是可以支撐未來的?


  劉子靖:今年在頁游上,我們會做一到兩款有IP的產品,大概會在今年下半年上線。但具體是哪個IP,現在還不方便公布。再說手游這塊,老爺這邊有一個《符文英雄》,近期我們還有一個基于《神曲》IP的產品過兩天就上線了,叫《神曲世界》。是七道代理給飛流發行的一款產品。然后,下半年還會有基于七道自有IP的產品。今年我們也會考慮去外面購買一些IP,做一些手游產品。

  龍虎豹:七道算是一家老牌公司了,但在手游時代無疑還是個新人。今年又尋求在手游領域的改變,去做全新的事情,那七道的整體布局是怎樣的?怎樣來確定自己在行業中的地位? 

  劉子靖:前兩天我們開年會的時候專門做了一個分享,我們把現在的行業情況簡單地分成三類:客戶端、手游、頁游。在這個基礎上,我們看了一下市場的盤子容量,做了一個預測,包括未來增長趨勢。發現頁游增長確實變緩了,甚至說在緩慢地下滑,但它這個盤子大概一年還有個幾百億的市場規模。那頁游這一塊,七道過去核心業務都在,積累沉淀了非常多的經驗和人才,所以這個市場是不能放棄的。而且我們發現海外用戶對于頁游的喜好其實沒有減弱,我們海外流水還是非常高的。所以第一要務是把原有核心業務穩住,保證市場占有率,保證在頁游市場的排名和地位。

  然后我們發現手游的增長率是三塊市場中最高的,未來五年手游會占到整體游戲市場最大份額。雖然七道的手游業務起步相對比較晚,但是之前積累的產品設計經驗,產品運營的經驗,特別是對于海外各個國家玩家的行為喜好的理解等等。這些都是可以延續到在手游業務上面的。  


 龍虎豹:你剛才提了三個市場類型,其中有端游,那么七道會不會考慮做端游業務?


  劉子靖:不會,暫時不會考慮端游這一塊。  


 龍虎豹:那,在七道游戲業務所占比重上,頁游跟手游的比例是怎樣的?


  劉子靖:未來手游的收入規模肯定是要超過頁游的,這是需要一段時間的。但未來我們希望是手游會占到50%以上的流水和收入的規模。  


 龍虎豹:七道怎么定位在自己?偏研發?偏發行?研運一體?


  劉子靖:這個我們前兩天剛在一塊討論過,我們認為這事首先要有個核心,就是你想把自己打造成一個以什么為核心的公司。我們定義的七道,最基礎的基因是不能變的,就是只做精品游戲開發的公司,這是我們的核心。我們絕不做復制、換皮那種不斷產品迭代的業務,這是核心。

  我們再換個角度來看,隨著行業的發展,你會發現行業的上下游整合的情況越來越多。發行商與研發公司的合作越來越多。所以在發行業務上,我們也會做更多的事情。包括海外發行、國內發行,我們都會一步步增加這一塊的份額。   


 龍虎豹:我覺得你剛才提到的,也是七道現在具備的優勢,但這些優勢在未來怎么去發揮?


  劉子靖:我覺得七道積累下來最大的優勢,就是對于游戲核心玩法和核心設計理念理解。這個不僅是國內用戶,還包含對于海外用戶的理解。其次積累下來的優勢是在運營方面,針對海外市場中的不同地方、不同屬性的玩家需求掌握的非常精準。過去多年間在多個國家、地區,我們積累了大量的數據,這也是我們積累的優勢之一。

  你問我未來怎么通過發行這件事把這些優勢用上?這點可以這樣說,七道當年的產品雖然都是代理出去的,但是有個特點就是,當時海外的運營商大部分都沒有產品的發行經驗。他們對產品也并不了解,所以當時七道的運營團隊其實承接了發行商的大部分工作,當年很多國家的發行商其實只是承擔了一個導量的工作。所以這些優勢是先天融入到七道的業務之中的,并沒有剝離。  


 龍虎豹:在業內看來,頁游仍是七道的標簽,如何弱化這個標簽,讓大家接受全新的七道?


  劉子靖:關于標簽,你會發現有這樣一個問題,我們盡量去告訴大家七道的公司架構、業務結構以及未來的布局、未來的準備之后,最終發現還是要通過結果來說話,做一款成功的手游比跟別人強調一百次更有用。盡我們最大的努力把這個成績展現出來,其實就不需要說太多的話。  


 龍虎豹:這樣說來,《符文英雄》這個產品好像承擔的壓力會比較大一些,作為七道與老爺都承載了很多期待的產品來說。


  劉子靖:對,從公司到他和團隊承擔的壓力比較大。老爺真的是連續成功的制作人,所以連續成功還能不能繼續成功?都在這款產品上。而且這個團隊真的是固定每周工作6天,每天晚上10點鐘之前決對不會下班,連續研發了兩年的時間。所以團隊對于產品的付出,也希望能看到成績上回報。這也算是公司第一款自開發的手游吧,所以各方面壓力其實都比較大。  


 龍虎豹:所以,《符文英雄》除了承載了老爺本身自己的神話能不能延續,對于七道來說,它也是扭轉行業印象的這樣一個轉折點?


  劉子靖:其實,我倒更愿意把它說成是開始。這款產品之后,就是老爺同時在做的手游方面的準備,包括項目的立項還有項目的前期等等。所以說今年和明年,七道這邊會陸續有多款手游發出來。所以,也沒有說把所有的期待都壓在《符文英雄》上。從公司的這個戰略安排的角度來看,也沒有把全部的都壓在這個產品上。當然我們希望老爺能延續神話,七道也能夠打個開門紅,這對各方面都很重要,但其實從戰略布局上,七道是有很多儲備的。  


 龍虎豹:剛才也提到一個IP話題,目前階段國內市場IP依然很熱,七道在這塊有什么想法?或者已經有所儲備去做這個事情了?


  劉子靖:關于IP,我們的想法是這樣的。這算一個加分項,可以讓產品獲得更好的成績,但我們并沒有計劃成為一個拿IP,或研發帶IP產品為主的公司。IP發展到今年這個階段,市場上已經出現一些很不理性的情況,包括IP價值還有對IP的認知和認可情況,都會出現偏差。對我們來說,定位依舊是做精品游戲,這四個字里可沒有IP兩個字。所首先要保證七道的游戲好玩,核心玩法足夠抓人。在這個前提下,同時還能有IP的話,那它會對你的游戲有促進加成的作用,就像游戲里面加一個BUFF。IP其實我們都在積極地去看,但只有合適的,我們才會考慮去做。  


 龍虎豹:其實七道本身已經有自己比較成熟IP,比如《彈彈堂》、《神曲》這兩個在手游上怎么延續下來?



  劉子靖:我們最近也在討論這事。七道過去做的兩個成功產品《彈彈堂》和《神曲》這個的影響力不光是在國內,在國外影響力也很大。過去這兩個IP也曾經都授權出去給別人研發過。現在我們對于這兩個IP的使用非常謹慎,我們希望IP是能有生命力地延續下去,所以在這兩個IP的產品的品質上,我們要求會非常的嚴苛。七道有在準備做對應的產品,但是這個周期會比較長。  

  龍虎豹:剛才也跟老爺討論一個問題,也想請教一下你。就拋射類的產品來說,之前在手機上也看到多款,但并沒有看到過什么成功的先例。作為拋射類游戲的《彈彈堂》,是否想過在手機上怎么去做?怎么去切這一類游戲的市場?

  劉子靖:這是他們現在討論的最多的話題。首先我們一致認可的是拋射類這個玩法,是市場上驗證過的成功類型。類型既然不是問題,那產品系統各方面和美術風格也就不是問題。那問題是什么?我們研究發現手機和PC最大的區別,就是屏幕的大小,以及操作。操作過程和屏幕的限制會非常大。那唯一的問題就是你怎么樣能夠在手機這么小的一個屏幕上,把這個玩法展現出趣味性來?這是最大的挑戰。那過去《彈彈堂》PC端的玩法如果直接移植到手機上,會比較復雜。最終,我們認為這其實是一個取舍和一個簡化、優化的過程,對于老爺他們的挑戰也蠻大的,現在只能說在討論各種方案,還沒有可以公布的結果。  


 龍虎豹:在時間上,是否可以公布一個大概的節點?


  劉子靖:最快應該也要到下半年了。   


 龍虎豹:去年開始,有人認為,重度游戲是未來趨勢。但還有一部分人認為輕度游戲機會也非常大。關于這兩種說法你怎么看?七道會怎么做?



  劉子靖:我認為這個特別好理解,因為從玩家選擇分布來看,這兩類的用戶群最大。也就是說這兩塊的市場容量也最大。那么知道用戶都在這之后,我們要考慮的是我們擅長做什么。從過去歷史上來看,其實這兩種類型我們剛好符合。因為《彈彈堂》就是個休閑玩法的,然后《神曲》又是個偏重度這樣一個玩法。所以,如果說有差異的話,只不過是在大類下細分里面的不同。僅就這兩大類來說,我們會優先去做我們最擅長的。同時布局人才、團隊,再根據團隊擅長的點,結合市場發展情況去決定之后再做什么樣類型。  


 龍虎豹:目前大市場環境下騰訊加網易基本占了七成的市場空間,那剩下這三成的空間你覺得會屬于誰?



  劉子靖:就騰訊來說,這個真的是大家誰都躲不過的,它未來的市場份額依然會非常非常大。它不光是CP,它自己還是渠道,然后手上掌握了太多太多的用戶。那除了騰訊以外,我覺得剩下的公司,包括網易它們在現階段的優勢其實在未來都有可能發生變化。網易本身也是一個偏研發屬性的公司,作為CP來說,其實最核心的還是說產品的本身的品質如何。未來大浪淘沙幾輪下來之后,我覺得并不好說會剩誰,可以確定的是它一定屬于穩健、踏實、專心做產品的開發團隊。  


 龍虎豹:七道做手游的話,不可避免的會遇到對于渠道這個問題。對于渠道,你怎么看的?


  劉子靖:大多渠道的存量還是挺大的,但是增量能感覺到明顯的放緩,我認為也是行業發展到這個階段必然的。智能機用戶的增長速度已經變得非常緩慢了,人口紅利已經沒有了。現在大家說這個渠道沒量,那個渠道沒量,其實并不是渠道的量減少了,而是因為頭部產品占的用戶太多了,并且釋放不出來。新的用戶的增長速度又減緩了,所以讓大家感覺到說沒有量了。

  但是市場競爭到這個環節的時候,其實就會回歸到游戲本身的品質、創意這些問題上。對于一個非常優秀的游戲來說,我相信各個渠道的量都會很大。比如說像這個supercell最新做的《皇室沖突》,前兩天我看朋友玩了,挺有意思,那對于這樣的產品,自身吸量渠道也會放量。現在市面上這種純粹復制的產品其實越來越難做了。產品太多了,用戶不斷地被同樣玩法的產品不斷洗,已經膩煩了。用戶本身也會成長,他也需要有創新的玩法給他帶來一些新鮮刺激。   


  龍虎豹:那么對于硬件渠道你怎么看?七道怎么去考慮這些新興的渠道?

  劉子靖:我們其實并沒有分哪個渠道對我們更重要,每個合作伙伴都很重要。硬件渠道過去發展的速度非常快,未來隨著機器銷量的增加,他們的市場占有量也會越來越高。在接觸過程中,我會告訴他們說七道現在正在做什么,我們未來準備做什么,我們最擅長做什么;然后演示我們做出來的產品,還是希望以產品本身的品質影響到他們,去達成緊密的合作關系。希望和硬核或者小米能有一兩次合作關系,讓他們更深地了解七道接受七道。  

  龍虎豹:年會剛才吃飯的時候也聊了一句,我覺得年會上其實是給大家提氣,也給公司樹立目標跟愿景的機會,那么,2016年七道自己的愿景是什么?有沒有一個確切的目標?

  劉子靖:我們當時就定了一個,愿景這個東西還是我那天我寫出來的,好像有點拗口,我讓他們再改一版,不知道改出來沒?當時我定的是以精品游戲為核心的。首先我們是一家以研發精品游戲為核心的公司,希望能夠打造一個全球的研發和發行業務,差不多是這個意思。

  2016年我們也希望首先能把我們核心的東西做好,就是我們一定能夠要出精品的游戲,這個基礎上我們會更多地去嘗試然后去做一些國內、海外發行的一些工作。然后希望能夠把這兩塊都能夠做好,未來的話,剛剛也提到國內的競爭其實越來越激烈了,但是海外的市場人口紅利還等待爆發,所以未來海外也會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一個環節,也是七道過去所擅長的。   

 龍虎豹:最后一個問題,就目前七道的情況來說。有什么事是你擔心的?不敢去做的?


  劉子靖:要說擔心的部分,我擔心的也是一直在公司強調的,我擔心大家在做的過程中,由于在某一個階段做出了比較好成績,或者是過去曾經做出比較好成績,而忘掉了自己初心和公司的核心價值。最后導致去做了我們不擅長的,或者是我們在現階段不應該做的事,導致整個布局和結構發生一些不可控的情況。

  我舉個例子,從全球市場來看美國加歐洲市場,一定是海外市場中最大的一個部分。從發行業務來說,我看這兩個市場看得非常眼饞,但是我們一直沒有在這兩個市場做比較大的動作。就是因為我們很清楚地看到,我們現在的重點和我們現在團隊的能力,在這個兩個市場去做會承擔到比較大的風險,如果發生了一些失敗或者意外之類的,無論是團隊士氣,還有公司戰略等各個方面都會有一些影響。所以我一直都在準備,但是一直都沒有敢邁出特別大的步子。


上一篇: 第七大道啟用單拼域名wan.com 為增加用戶體驗感
下一篇: 第七大道八周年 用夢想澆灌的游戲神話
PK彩票